2018年1月1日星期一

2017書櫥上被解決的小說

去年總編和我說過:「真羨慕你下班後還有那個心和力寫小說。」

當時我無法理解這句話。除了週末出去走走,其餘時間我都在拼命寫小說,甚至不曾感受過何謂“時間不夠用”這一世界真理。

但,我果然太年輕太天真了。

這一切的餘裕,皆因我還沒接下小說編輯這一職務。後來當我需要把同一篇稿重複看個至少七八次後……我就開始拖稿了。(拖我自己的稿。因為公司的稿不能拖……)

下班後面對海量的文字,真的會逐漸澆滅寫小說的熱情,且慢慢的,打開word檔腦袋就一片空白,蹉跎半天除了標題,敲不出任何一個字。

因為職務的關係,白天的工作時間基本已經被物流部和業務部填滿,於是編輯部的事情只能留在下班後才做。雖然辛苦,但樂在其中。可這情況沒有維持多久,日程表開始漸漸脫離我的掌控。

我開始覺得睡覺很浪費時間,但身體的疲累不允許我繼續坐在辦公椅上工作。

漸漸地,我失去了很多理所當然的日常。

比如,寫小說;比如,看小說;比如,追美劇;比如,出去玩。

因此今年的閱讀數量似乎比去年少了些,但如果加上編輯過的小說的話,數量就超過了。

為了讓數字漂亮一點,我決定這份2017閱讀清單加入編輯過的小說。(笑)、

順帶一提,我看小說的時間幾乎都是在LRT上。真心推薦在LRT上看小說,不僅閱讀進度快,抵達站的時間更快。

2017年閱讀清單:

1)《哈利波特與被詛咒的孩子》——J.K.Rowling
2)《獵命師傳奇 卷一》——九把刀
3)《聽風的歌》——村上春樹
4)《絕對的孤獨者——咀嚼者》——川原礫
5)《鋼鐵德魯伊 4:圈套》——Kevin Heame
6)《鋼鐵德魯伊 5:陷阱》——Kevin Heame
7)《禁忌圖書館》——Django Wexler
8)《狼嚎》——九把刀
9)《刀劍神域 017:Alicization Awakening》——川原礫
10)《召喚師的馴獸日常 01》——草草泥
11)《刀劍神域 018:Alicization Lasting》——川原礫
12)《臥底》——九把刀
13)《沉月之鑰2-1:迴沙》——水泉
14)《沉月之鑰2-2:漩渦》——水泉
15)《沉月之鑰2-3:歧路》——水泉
16)《沉月之鑰2-4:尋音》——水泉
17)《OVERLOAD 05:王國好漢·上》——丸山くがね
18)《OVERLOAD 06:王國好漢·下》——丸山くがね
19)《OVERLOAD 07:大墳墓的入侵者》——丸山くがね
20)《OVERLOAD 08:兩位領導者》——丸山くがね
21)《終疆5:湛疆基地》——御我
22)《沉月之鑰2-5:思念》——水泉
23)《OVERLOAD 09:破軍的魔法吟唱者》——丸山くがね
24)《OVERLOAD 10:謀略的統治者》——丸山くがね
25)《OVERLOAD 11:矮人工匠》——丸山くがね
26)《蟬堡:沒有夢的小鎮》——九把刀
27)《蟬堡:全世界我們最可憐》——九把刀
28)《鬣狗人遊戲·上》——蛛古力
29)《鬣狗人遊戲·下》——蛛古力
30)《轉生成蜘蛛又怎樣01》——馬場翁
31)《轉生成蜘蛛又怎樣02》——馬場翁
32)《轉生成蜘蛛又怎樣03》——馬場翁
33)《轉生成蜘蛛又怎樣04》——馬場翁
34)《鋼鐵德魯伊 6:獵殺》——Kevin Heame
35)《異動之刻 1:約定的開始》——護玄
36)《瘋狂預言師》——顏俊傑
37)《噓……我要推理了》——牛小流
38)《社交網贊》——傑瑞
39)《神序π》——蛛古力


這樣列出清單,我看的幾乎都是系列作耶。

雖然一本完的故事很精彩也很緊湊,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系列作。比喻成愛情,一本完的故事既澎湃又深刻,但那一時的激情終究會過去,最後或許只能淪為人生裡的過客;系列作就像細水長流的感情,因投入的時間長了,感情自然也逐年累計,攜手走過的日子自然也多很多。

我到底在說什麼東西……

不得不提,《轉生成蜘蛛又怎樣》是去年最讓我驚艷的日本輕小說;JK羅琳的哈利波特依舊精彩;《鋼鐵德魯伊》的男主角阿提克斯終於有女朋友了。

2017最讓我回味無窮的,無疑是九把刀的《狼嚎》。記得那時看完後,忍不住又再從頭看一遍,結束後身心再次浸入在那友情、親人、熱血的餘韻裡,久久不能自己。

最後來自首一下,最後四部是我有份經手編輯過的小說,但因為想寫讀後感時已經過了很久,且寫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尷尬的情境出現(四位作者都已經成了朋友),所以還是不寫了。

2018繼續加油。

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隨筆

近來總覺得胸口困住一股氣,宛如陰天裡的潮濕空氣,悶悶的,不愉快的。

這種感覺在回到老家後自然地煙消雲散。

不是鄉愁,絕對不是鄉愁。

我不思鄉,也沒多少人可讓我想念。對父母的思念,也許小時候發生太多事情,也許從第一次離家至今斷斷續續地也過了十年個年頭,因此我並沒有過於思念的情感存在。當然,對家人的愛怎說都還是有的,不至於成為一個沒心沒肺的混賬。

至於那種在返回老家後得以舒緩的怪異不快感,我覺得純粹是睡覺時有弟弟在旁邊吧?

那人不一定要是弟弟,只要讓我知道有個人在旁邊就好。我想要的只是一個陪伴,就算不說話也好。

這麼看來,十之八九是寂寞在作怪吧?

也許。

時光飛逝,即使我不願承認,已成的事實也過了一年半。

要說這期間不曾懷念與再次心碎,是假的。

但這段煎熬的時日裡也曾出現過在意的人。

不,不該用「曾」,畢竟這個在意的人是現在式。

佇立原地,是為什麼?

卻步於此,又是為了什麼?

黑夜終將迎來黎明,既然如此,就讓我躲在這個就快崩裂瓦解的小圈子,待黎明將至,再踏出那充滿決心的一步……

好嗎?

2017年9月27日星期三

不優秀

因為不優秀,所以要更努力。


人生的前二十年不知道是怎麼荒廢過來的,看最多的書叫漫畫書,小說一本也不曾看過,更別提什麼課外必讀、通俗小說、經典文學了

沒看多少書,也不識幾個字,還可以活到今天真該感謝從沒想過要棄養我的老爸。

對我來說十九歲那年,是面子書開始侵略世界的時代,很多人也在這個時候開設了部落格。我跟風開了一個,哼哼開玩笑,我更新得可勤呢。

試想想,一年就那365天,我寫了足足273篇,牛了吧?

文筆什麼的自然爛得不敢恭維。你能期望一個二十年都沒認真上過課的人寫出多好的東西?導致現在我完全沒勇氣點開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所敲下的任何一篇文章。

文章內容多是生活大小事,文體則是口語為主,程度大概中學作文水平吧。一年可以更到接近三百篇,我都要懷疑自己是否連大小解的碎事都寫進去了。

現在回想,那時我怎麼可以那麼不害臊地將自己的一切都丟上網呢?反觀如今,就連有人要稍微靠近自己我都顯得緊張兮兮的,什麼事都深藏在心,再一把將心匙丟入大海。

寫了部落格兩年多,某天忽然有個一直追看我部落格的男生,告訴我紅蜻蜓辦了一個征稿比賽,他說如果我有興趣,可以去參加看看。

題外話,我和他並不是生活上的朋友,也不知道他怎麼找到我的部落格,他說他覺得我的文章很有趣所以有在追,如今他是個小有名氣的漫畫家,我卻……

好啦好啦,別怨,誰叫我拖拖拉拉直到兩年前才決定好人生目標。

回到正題上

然後,也不知道哪來的念頭,作文從沒拿過A的我,毅然決然參加比賽。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只能說年少輕狂

那陣子我從早上一直寫到晚上,除了吃飯刷牙洗澡上廁所,其餘時間我都在寫,不停地寫,持續在寫,死命地寫,還為此特地去買詞典(因為這次我認真覺得我識字不多)

兩個月後完稿,三萬餘字,是我那時人生中寫過最長的故事了。現在回頭想想,三萬字實在是少得可憐的字數,我怎麼可以用兩個月那麼長的時間來……

後來寫《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的時候,十五天就突破三萬字,現在整部系列都超過四十萬字了……箇中原因,我想也許跟題材有關。

《短命》是我喜歡的奇幻冒險題材,紅蜻蜓比賽那個是我最最最不擅長的勵志題材。(我連自己都激勵不起來,竟然還想要我激勵人,哼)

當然咯,首次動筆就得獎的話,那我豈不是個天才?我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料,所以我理所當然、名正言順地落選了,連進入第二圈的機會都沒有。

紅蜻蜓失敗後,我偶爾還會寫小說,但全都是短篇。我甚至寫過懸疑的,記得寫得不是一般爛,哈哈

雖然說寫得很爛,可是當時的我卻不這麼認為啊!那時我覺得自己寫得超好的,彷彿這就是另一本風靡全球的哈利波特!於是我就把這篇懸疑故事投稿到雜誌上。(天啊,找個洞給我

幸好雜誌主編有眼光,立刻把我投籃,感謝上帝。

跌跌撞撞,台灣唸書的兩年完全沒寫過小說,倒是因為期末報告而寫過兩次劇本

直到畢業回國,在網上看到台灣某個小說平台有個征稿比賽,當時我還在找工作,閒來無事我又膽粗粗地去參加了

於是《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就在這時候誕生了。這一寫,就寫了兩年半,現在還在寫

我這幾年拼了命地看書,從小說裡學習場景描寫、人物對白、戰鬥節奏、故事鋪陳。當然,因為小說放上網了,誰都可以看,自然聽過很難聽的批評

當時覺得受傷,但後來化為我繼續前進的動力,勢要把《短命》寫得更好。現在的這個版本,已經和初版是完全兩回事了(笑)。

我不敢說自己寫得很棒,尤其是來到出版社工作後,這裡隨便一個都寫得比我好上百倍。我相當羨慕同事們的文筆,他們的文章具有相當的深度,簡單的兩個字,我卻要用一句話來寫。

模仿了好久,也私下寫了好多篇,我才認知到自己沒有寫深度文的能力。

抱怨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只能不斷努力,就算是匍匐前進,我也不能停下。

起步已經比其他人慢了好多好多,只要我一停下,就會被人迎頭趕上。

因為不優秀,因為起步慢,我只能更努力。

2017年8月13日星期日

擁抱


殷切的救贖

終究還是沒來

宛如落入黑暗的深淵

始終無法落地

搆不到的星星

只能仰望

只好渴望

只有盼望

襲上心頭的寒意

想要擁抱

溫暖的擁抱

只剩雙手

環抱雙臂的手

下墜

無底 深淵

擁抱我

好嗎

2017年7月5日星期三

辛苦了



大約四年前吧,也是我初次離開國土到異鄉生活的一年。

那時是初次聽到師長和工作的主管在工作結束後對我說:「辛苦了。」

當下覺得很彆扭,畢竟之前也沒太多的工作經驗,所以「辛苦了」三個字對我來說很陌生。

勉強稱得上正式的工作也只是當了三個月的實習記者而已,不過那陣子也沒印象聽過上司說過「辛苦了」三個字。

第二份幹比較久的工作則是在台灣求學期間,在學校後山的夜景餐廳上班。

因為白天需要上課,為了生計,只能選擇上晚班。平日凌晨三點下班,早上八點上課;週末則凌晨五點下班,睡一整個白天再起床上班。

說不定我的肝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壞的,哈。

雖然做到最後得了什麼脊椎發炎之類的傷,還做了好幾個月的物理治療……

但我還是不覺得辛苦,只是覺得很累。

前幾天,終於結束了一年一度的大型書展。

這次書展和往年大不相同,不僅攤位多拿了兩個,就連肩上背負的責任與工作都比過去兩年多了不知好幾倍。

記得在第一年,初來報到的我剛進公司的第五天就被丟去書展了。那時連自家產品內容是啥都不懂,可是在發揮我天生「睜大眼睛說瞎話」的技能後,還是勉強給我含混了過去。

第二年,也許是當時的上司太強大,也許是當時的上司看我在倉庫忙得焦頭爛額不忍心,也許是當時的上司覺得給我夠多的工作了,所以我背負的,依然不多。現在要我說我還真的想不起來當時候被分派了什麼工作,只記得list了份書展售書書單、書籍裝箱、現場當個專業的收銀員,好像就沒什麼了,哈。

第三年,像是一夜長大似的,搖身一變就成了總編以外最“資深”的員工。公司多了三位新血加入,讓整體員工的平均年齡大幅下降,彷彿整個辦公室的空氣都年輕了起來。

而且,總編終於點頭讓我參與小說的編輯與校對,雖然那時我已經因為物流部和業務部的工作忙翻天,但好不容易得到的編輯工作,就算是爆肝死我也不會讓這機會溜走的了!

於是,就開始了白天上班處理物流部和業務部的工作,下班後洗個澡吃個飯就處理編輯的工作。

這段期間,身心開始覺得疲憊了,但心境卻是天晴的,畢竟是夢寐以求、渴望了兩年的工作,所以還是沒覺得有多辛苦。

可是,也許身體真的開始老了,體力不如從前。漸漸的,海量的工作開始讓我不堪負荷。校對著稿趴在桌上睡到天明也不知多少回了。而物流部的工作日漸趨增,每天爬上爬下搬重物(其實成堆的書真的真的很重),體力似乎慢慢見底。

隨著接觸到編輯的工作,我才開始知道當編輯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因為你不是只面對稿件和文字而已,你還要面對作者。

我知道,每部作品都是作者的心血、作者的孩子。我自己也在寫小說,我知道投稿後等待稿件審閱的日子,是很痛苦漫長的一段時間。而得知自己的作品通過審閱進入潤稿階段後,開心和興奮也在所難免。

可是這種興奮不會持續太久,若是編輯久久不找你,便會開始鑽牛角尖。

「怎麼了?」
「潤稿有需要那麼長時間嗎?」
「難道情況有變?」
「是不是無法出版了?」

在經過多個徹夜難眠的夜晚,終於也提起勇氣問編輯:

「我家孩子進度如何?」

以上,都是我能理解的擔憂與無奈。

但我們的工作量和人手是不成正比的。

所以漸漸的,面對作者的催稿,我開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說還沒修好也不對,說其他工作太忙也不應該。我沒在正常應該完成的時間內完成這份工作,確實是我的不對,就算其他工作花了太多時間什麼的,對我來說都只不過是個藉口。

即使那是事實。

其他公司我不清楚,因為我也只呆過這家出版社,不清楚出版業什麼樣的新書出版量才是正常。而我在過去兩年就看到總編老大他們在書展前一次出版了十多本新書。

我以為這樣是正常,也許真的是正常的。

但今年陸續聽到好多人說:「你們三個月出十七本新書?也太瘋狂了吧?」

一個人說,我笑答:「還好吧?」

三個人說,我疑慮:「其他人不是這樣的嗎?」

十個人說,我苦笑:「是還真的蠻瘋狂的……」

記得在書展期間,有好幾個作者無論何時都可以在攤位看見我和幾位同事的身影,不禁好奇問:「你們有沒有輪班的啊?怎麼好像一直都可以看到你們出現在這裡?」

我笑笑說:「人手不足又活動滿檔,沒辦法咯,書展是累一點的。」

作者苦笑道:「看起來真的很累,辛苦了啊。」

以前聽見這三個字,我都會很謙虛地答道:「不會不會,您也辛苦了。」

但這次我只能笑著,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終於,我們撐過了這次書展,老闆也體恤地讓我們休假一天半,今天才開始上班。

而久違休假的昨天,我在臉書上就看到每個同事不是睡到天昏地暗就是開始生病感冒發燒樣樣來。

是啊,何止我一個人辛苦,整個團隊的同事都辛苦了。

謝謝。

2017年6月16日星期五

阿哲

剛開始交往時,阿哲覺得週一至週五要到檳城去上課,是最難熬的噩夢,他忍受不了漫長的五天都無法見不到女孩。那時週五最後一堂課結束的鈴聲,是他這輩子聽過最悅耳的鈴聲。

第二年,從學院畢業後的阿哲陷入迷惘,不知道自己的未來究竟在何方,他唯一清楚知道的,就是決不想嘗試痛苦的異地戀。他寧願在家鄉隨便找份工作,也不願與女孩分離。

於是,阿哲與女孩無憂無慮地度過了很長的一段時光。那時,他們沒見著彼此最長的時間,也不過是三天而已。

阿哲沒有因為交往時間長了便讓感情逐漸失溫,相反的,他覺得自己越來越愛這個女孩。
很愛,很愛。

第三年,女孩冒起想到國外進修的念頭。阿哲只用了一晚的時間,便和女孩說:

「我陪妳去。」

他們分別住在學校提供給外國人的宿舍,可是宿舍距離極近,因此根本沒試過有超過24小時都見不到對方的這種事。阿哲對自己當初堅持要陪女孩來進修的決定,是最對的選擇。

第五年,阿哲再一次畢業了。回到家鄉,又陷入了三年前的煩惱。只是這次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絕對不會再去進修,而是要踏入社會工作了。

阿哲找到了,但是他必須離開家鄉到外地去。

他必須離開女孩。

阿哲知道這次的離別是為了兩人未來的日子,所以他忍痛告別女孩,獨自來到異地,開始了工作,開始了異地戀。

雖說是異地戀,但終究還是在國內,因此兩人見面並不難。然而,真正的考驗此時才降臨在他們身上——女孩找到了工作,可工作地是國外。

異地戀,瞬間昇華成了異國戀。

(未完)


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是不是

心揪著揪著
覺得世界是灰的

這很不像我
至少在這幾年才認識我的人的眼裡
這不像我

然而這又很像我
一個躲在角落望著窗外雨景
獨自消沉的我

想要封閉情感

是不是
只要不在乎
就不會受傷?

是不是
只要不在乎
就可以快樂?

是不是
只要不在乎































就可以不在乎?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偽裝

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想把太多的真實感情顯露在臉上了呢?

在懵懂又無知的青春期,開心或難過、生氣或委屈、期待或失望,總想什麼都寫在部落格。

那時候,文字是我僅有的武器,就像隨我意志揮動的長劍。

儘管知道某些文會惹來一頓罵或是使某段關係變得更為惡劣,我明知會有什麼後果,但依然沉不住氣霹靂吧啦全寫出來。

如果我那開始老化的腦袋,名為記憶的電板沒有出現短路的話,那時的情緒就像是「不寫出來我吞不下這口氣」類似這樣的感覺。

結果還真的因為這樣,我被某個同班同學封鎖了,哈哈哈。

沒差,反正可以來到這地步的友誼,就代表沒什麼好可惜的了。

同時這也表示,所有我的秘密(可以見光的),幾乎都寫在部落格了。

因為我沉不住氣嘛,哈哈。

剛才稍微在面子書爬了一下自己的頁面,赫然發現狀態文少了好多好多好多,取而代之的是分享一大堆人家的影片、照片、文章、笑話等。

這樣的自己和一年以前的我,判若兩人。

現在的我彷彿……想把自己埋沒在深不見底的地底下。真實的感情被我收得很深、很深,緊緊捉住,深怕一個不小心它就會從指縫中溜走似的。

驀地驚覺,我似乎強迫自己笑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時間長得連自己都忘了這是偽裝的笑容。

為何需要偽裝?是在逃避什麼?或是懼怕什麼?

我不懂。

偽裝就像是自我保護,隔絕外面的世界,逃避名為未知的事物與感情。

什麼時候,我成了這種人?

無解。也不想解。

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2017第六本:《鋼鐵德魯伊:圈套》



阿提克斯,世上僅存的德魯伊,在亞歷桑納經營一家神秘學書店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閒暇時會化身為動物,與他的愛爾蘭獵狼犬一起奔跑狩獵。
他的鄰居和顧客以為這個渾身刺青的小伙子只有二十一歲——
二十一是沒錯啦,不過不是二十一歲,是二十一世紀。他活了超過兩千年,比大部分的吸血鬼還要年老,修煉兩百多年的女巫在他眼裡就像兩歲的嬰孩。
寫在史書上的大型戰爭,他幾乎都有參與——當然不是領導級人物,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在戰場上大放異彩只會讓他加速曝光。
阿提克斯能自大地擷取力量,並自由往來各文化的神域異界,還擁有一把鋒利無比的魔法劍富拉蓋拉——解惑者。

看起來好像很厲害還開掛這樣對吧?
如果你活了兩千年,卻一點都不厲害,不就白活了?
不不不。
如果沒有這點本事,就算有這麼長的壽命,也沒辦法安全活過兩千年啊。

然而,有位凱爾特神祗想要阿提克斯的那把魔劍,而祂已經獵殺阿提克斯好幾個世紀。而這個固執的神終於查到阿提克斯隱居的地點,同一時間,阿提克斯也不想再逃避了。
但,阿提克斯是個德魯伊,說到底也只不過是個凡人經過修煉轉化為可以使用魔法並長生不老的人類,而他的敵人是個實實在在的神祗。
他打不過祂。他需要外力幫助——法力強大的女巫團、有暴力傾向的死亡女神莫利根,還有他的吸血鬼和狼人律師團隊。

以上,就是第一集《追獵》的故事內容。




阿提克斯殺死凱爾特神的消息傳了出去後,他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請求——請他或拜託他殺了那些人討厭的神祗。
其中以極大票數領先於其他神祗,成為公認最想殺死的神祗第一名——北歐雷神·索爾。

阿提克斯說,現在我們熟悉的漫威雷神索爾,是2.0版本。
1.0版本的真·雷神索爾,是個十足十的混蛋。
他可以因為無聊,就降下暴雷把一村子的人給活活電/燒死。

但阿提克斯的願望就是遠離這些麻煩。
他好不容易解決掉一直追殺他的凱爾特神,理應迎來夢寐以求的平靜生活,怎麼還會自討麻煩地去殺死索爾,好讓其他北歐神接替凱爾特神祗來追殺他啊?
不,阿提克斯沒這麼笨。

不過他最後還是幹掉了索爾。
嚴格來說,是他的吸血鬼律師幹掉了索爾。
但阿提克斯也是造成此次事件的元兇之一,因為吸血鬼沒辦法爬上世界樹,去到上層的阿斯加德國度。
皆因他想償還吸血鬼律師的人情,即使不情願,也只能硬著頭皮答應帶他去殺索爾。
只是沒想到,他們還真的殺了索爾,而且還活著逃了出來。



不過我要說的主題,都不是上面的前情提要。
我要說的是第四本《鋼鐵德魯伊:圈套》。

話說阿提克斯一行人殺了索爾後,過程中不小心多殺了幾名阿薩神族,還把奧丁打成流口水的植物人。導致剩下的阿薩諸神都想置阿提克斯於死地,不少其他文化的雷神也把索爾之死當作針對所有雷神的冒犯。
無可奈何之下,阿提克斯製造了一個假死的消息,因此又欠了一個騙徒神——凱歐帝的人情。

前面說過了,阿提克斯不愛欠人人情(欠神人情也不喜歡),所以就答應幫凱歐帝辦件事。
你知道的,騙徒怎麼可能和你做正常的一對一交易?
阿提克斯因此惹上了邪惡原住民變形者的麻煩。
然而,麻煩總是在你倒霉的時候接踵而來。
由於第三集《神槌》中,阿提克斯大鬧阿斯加德時,無意間將北歐死亡女神釋放出來,於是該女神在第四集中跑來打算說服阿提克斯和她一起來完成“諸神黃昏”。
沒錯,是個邪惡的死亡女神,也是鼎鼎大名洛基的女兒。
當然,我們的主角最不想做的就是惹麻煩(儘管他已經惹上夠多麻煩了),所以就算是洛基的女兒也沒情講,吃了閉門羹。但卻因此得罪對方,想殺他的神又多了一個(真悲哀)。

當阿提克斯終於完全解決掉所有麻煩後(洛基的女兒逃走了,估計是後期反派的主要人物之一),他和本書女主角——關妮兒,同時也是他新收的唯一一個德魯伊學徒,過著隱姓埋名的日子。
直到十二年後……

好了,那是第五本的故事,我還沒有看。
所以這集就先到這裡。

純粹只是想更新部落格而寫的文章,我並沒有要認真寫讀後感。

所以就這樣啦,哈哈!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曾經
把妳寫成一首歌是夢想的最初形狀

歌詞化成雪白翅膀
往回憶的方向飛翔

再美的夢也會被時間流放
心碎在我們常走的小道上

回憶很美也很傷
雨水落下滑進眼眶

幻想過的地久天長
憧憬過的地老天荒

難道只是殘酷的假裝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2017第五本:《絕對的孤獨者:咀嚼者》

故事講述某天,人類初次接觸地球外有機生命體,以複數墜落至地球上的幾座城市內。
爾後,被稱為【第三隻眼】的生命體,會賜予跟它們接觸的人現代科學無法解答的【力量】。

有人得到連聲音都能超越的【速度】。
有人得到連鋼鐵都能斬斷的【刀刃】。
還有人得到可以咬斷萬物的【牙齒】。

十七歲的少年——空木實也是接觸【第三隻眼】的人之一,他唯一的心願,以及得到的能力……

就是【孤獨】。

這股力量賜予他【絕對孤獨】,卻也將他捲入進他極力避免的戰爭之中。

【絕對孤獨】,是個可以包裹全身的硬殼,硬度甚至從六十米高的大樓墜下,少年也安然無恙。

空木實因為童年的創傷——父母以及姐姐死在他面前——因此極力避免與他人產生交集。

以為只要將所有人拒於門外,就不會與他人產生感情,繼而交織出回憶。

他的最大願望是所有人都忘了自己的存在,成為一個誰也不認識自己的人。

那樣,就不會有回憶。

那樣,就不會再有人離他而去。

那樣,就不會再有撕心裂肺的時候。

……

故事從頭到尾都籠罩著一股快要讓人窒息的壓迫感。

壓迫來自沉重的情節,以及主角那負能量滿到爆棚的性格。

嗯,老實說,不是很喜歡這樣的角色設定啊。

所以看的時候一直跳出戲外,不斷在吐槽這個中二感滿滿的主角。

什麼叫希望這世上沒有人認識你沒有人記得你啊?

只要你還活著,就一定會和其他人產生交集啊。

我們人類是群體動物,不管怎麼否認都好,我們一個人是無法好好活下去的。

某天我在面子書也看過一則新聞,說有研究指出,一個人長期處於寂寞孤獨的狀態,對身心都不好。

也就是說,一個人長期孤獨,是會生病的!

目前看完第一本,主角施展硬殼時,會得到無死角的保護,就連火影忍者裡——日向寧次號稱【絕對防禦】的【八卦掌·回天】,也不夠這個硬殼牛逼!

這集的反派是個擁有沙虎鯊利牙的能力者,就算是鋼鐵也可輕鬆咬斷!

但是啊,所謂的主角,本身的存在就是個bug,管你反派有多強,遇上主角就什麼都不是。

所以,你沒猜錯,什麼咬斷鋼鐵、世上最堅固、可以撕裂一切的牙齒,碰到主角的硬殼,連個裂縫都咬不出。

唉,怪就怪在你找錯對手了,幹嘛去惹主角呢~

為你感到悲哀,咀嚼者。

啊,對了。
這是我最愛的輕小說作者——川原礫的第三部系列作品。
雖然出版了兩年,但我就是現在才有時間看。
又開了一個新坑。
唉。

2017書櫥上被解決的小說

去年總編和我說過:「真羨慕你下班後還有那個心和力寫小說。」 當時我無法理解這句話。除了週末出去走走,其餘時間我都在拼命寫小說,甚至不曾感受過何謂“時間不夠用”這一世界真理。 但,我果然太年輕太天真了。 這一切的餘裕,皆因我還沒接下小說編輯這一職務。後來當我需要把同一篇...